真钱麻将a优乐堂k|真钱棋牌手机版下载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91章 故意指使我離開?

作者:紅燒豆腐干字數:2500更新時間:2019-10-17 06:01:17
    關有壽來去匆匆,歸來的關大爺回醒時卻連人影子都沒見著。他氣勢洶洶地揮開門簾闖入東屋。

    “是那死兔崽子故意指使我離開找你?他跟你說了些啥?他對老二干了啥?那對小兔崽子呢?”

    油燈如豆。

    一陣風從窗戶縫隙鉆了進來,火苗搖曳。

    關大娘慢慢地抬起她的臉,看著氣急敗壞地闖入的老伴,不緊不慢地說道,“還說不偏心眼兒?”

    “哈~看來找你訴苦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也說是訴苦。孩子不想跟你吵,特意避開你還有錯?當家的,你不能只看到老二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說倆小兔崽子是啥意思?目無尊長!老二是他們誰,是他們二大爺,他們眼里還有誰?”天機榜最新章節

    你現在才知道?

    這是那人的子孫呢。

    “怪不了孩子。你知道老二干嘛了?”關大娘還是不緊不慢地說著,“他長出息了,跑去隊院揪老三。

    你說親兄弟有啥事不能好好說非要鬧到那故意讓弟弟沒臉?他揪老三衣領,后頭的人就當成了他掐老三脖子。

    那倆孩子聽到能不火?那是他們老子。”關大娘說著自嘲一笑,“別說老二,就是咱們倆個老的對三兒動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滴?我是他們爺!”

    關大娘幽幽地嘆口氣,“是啊,咱們一個是他們爺,一個是他們奶,可爺奶咋比得上親爹親娘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重重地哼了一聲。
傭兵大紈绔作品目錄
    “你忘了那倆孩子不是咱們三兒。三兒能忍,不代表他倆孩子就會忍。他們不光有葉老五護著,還有……”關大娘意味深長地朝他搖搖頭。

    聽出言外之意,關大爺皺緊了眉頭,頹氣地坐在炕沿上。不就是那個梅大義給倆兔崽子撐腰!

    “再說了,三兒也沒真怪他二哥,他過來就是讓我好好勸勸他二哥。總歸還是覺得家丑不可外揚。”

    “還算他有先良心。”不管是不是他親兒子,老婆子生的總不會有錯。關大爺眼神復雜地瞥了眼老伴,“咋說他們都是親兄弟,我會勸勸老二。”

    關大娘垂下了眼簾,“是這個理。老二還是很聽你的話,你往后也別在他們幾個跟前說啥搬到這兒為了老三。”
最強超品兵王作品目錄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為老二真是為了你故意找老三茬?當家的,為了他們哥幾個好,有些話能不說千萬別說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一怔,隨即去摸煙斗。

    “你總罵咱們三兒不孝。可真要說起來,其他的,咱們先不說。就這樁事,三兒他就沒在他哥跟前拆穿。”

    “他啊,嘴上說得難聽,心里軟著呢。也是一樁樁的事情連在一起讓他灰心,咱們都緩緩吧,等緩過兩年總會好起來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深深地吧嗒一口煙,緩緩吐出之后微瞇起雙眼,“也只能先這樣,他翅膀已經長硬,想管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最不該的就是答應分家,當時哪怕讓兩個兒媳婦回娘家待段時間,也不該了遂老三心愿讓他搬出這個家。明月琬歸喬最新章節

    現在說啥都遲了。

    “老二現在咋樣?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你就惦記你的三兒。”

    “別想吵,我不跟你吵。”關大娘放開盤起的腿,“咱們老二以往不是這樣做事不顧頭尾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又怨我教壞他?”

    “又來了。”關大娘斜了他一眼,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,“你先跟你說說老二去找老三都說了啥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進來前就路過隔壁關有祿的院子,只見他的二兒子蒙頭躺在炕上,他又急著逮老三還真來不及細問。

    此刻聞言,他點了點頭,繼續吧嗒他的旱煙。可他聽著老伴嘴里講述了一通,還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要說老三愛面子真沒跟老二當場撕破臉,他信;但要提老三是有多無辜,就是打死他,他都不信。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

    他一手帶大的兒子是個啥德性,他能沒點數?十個老二都沒法跟老三比,一定是這死小子故意惹老二忍無可忍才動了手。

    老二這個蠢的,吃了大虧就知道連工也不上了,管自個躲在家里悶頭裝睡,一個屁也不敢放。

    “我尋思著還是兒媳婦沒找對。”關大娘既然剛提過老伴的錯,她就不會再提,而是說到趙秋月。

    對這個兒媳婦,或者說對幾個兒媳婦,關大爺與她一致的想法。就沒一個好的,都配不上他們兒子。

    聞言,關大爺很是贊同地點頭。

    “可孩子都有了,說這些也晚了。”關大娘嘆了口氣,“我是真不想插手老二家的事,可再不管管,又擔心回頭連咱孫子都被帶歪。”誅仙武途作品目錄

    “你想咱搬到老二家住?”

    關大娘聞言一怔,詫異地看著他,“就左右院,干啥搬過去?”她瘋了不成?每天對上晦氣精!

    “那沒啥用,你不幫老二管住錢財口糧,沒人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這是想她抓老二家的管家權?

    聞言,關大娘心里暗暗嗤笑不已。

    就老二家,給她管她不稀罕,窮得都背了債。她這輩子就是在最落魄的日子都沒差過銀子,犯得著抓個虱子往頭上擺?

    “不行,咱們都老了,沒得被兒子嫌棄管得太多。還不如讓老二自個管家,你瞅老三,他不就管得很好?”

    這個兒子最像她,對錢財既看重又看輕,早早就懂得比錢財更好的還有東西。就是咋聽著不想認回他親爹?

    那人的一切可都是她兒子的。關大娘說不出內心的復雜。她是想這個兒子與那人相認,又不想他們父子真和好,

    “是啊,老三的日子如今是越來越紅火。你說他咋就不拉吧一下他幾個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關大娘連忙擺手,“這話往后就別說了,你隨口說說沒啥,讓老大幾個聽著了又得讓他們四兄弟離了心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白了她一眼。不用說,今晚老三那個兔崽子一準又用啥好話哄住了老婆子,心又偏了!

    “我有說錯?”關大娘不以為然地笑了笑,“你咋不瞅瞅三兒對他老妹兒有多好?別管啊,就讓他們兄弟姐妹自個處。”

    “行,左右都是你有理。”

    關大爺甩開腳上的鞋子,縮回腿上了炕,“只要回頭他們幾個日子過不下去,你見了別愁就行。”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真钱麻将a优乐堂k 北京麻将 手机德州麻将下载 快乐12 云南11选5开奖规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今 亚洲盘口即时比分 银行理财平台排名 河北20选5五开奖 欢乐麻将怎么玩新手 东北赢乐微信麻将群 北京十一选五 山东的十一选五走势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期如意期货配资公司 百搭圣甲虫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玩法